故城县佛头井的传说

340次阅读

共计 1282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4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相传,故城镇吃水井很多,其中四眼水井被称为“四义井”。“四义井”的由来,有这样一个故事:很久以前,也不知是什么朝代,城镇村子里有一个郎中,姓潘名正,字久安,医术高超,远近闻名。附近十里八村的乡民,生有疑难病症,都会请他诊治。潘正总是求必应,从不拖延,不管是刮风下雨,也不管是酷暑严寒。


有一年,城镇村子里闹瘟疫,乡亲们感染者无可计数,死亡者到处皆是。疫情相当严重,可谓家家有停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有些人认为是鬼厉作祟,有些人当做妖魔灭世,一时间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潘正看在眼里,苦在胸中,他冒着被感染的危险,接触患者,钻研病情,寻找良方,终于有所收获。一剂良药可救世人,但病人众多,哪里医治得过来。他思索多日,仍无头绪。这天,一个妇人提着一罐清水,从诊所门前经过,罐里的水是刚刚在井中提上来的。潘正眼前一亮,顿时有了主意。他购置了大批药物,分装成四个袋子,趁天黑之际,沉入四眼水井之内。待到天明,潘正告诉众人,到这四眼井中提水饮用,包治瘟疫。乡亲们听他这样说,纷纷去井中提水,喝水、做饭、洗衣全都用它。过了一段时日,村民的病情已经大有好转,疫情得到控制。再过些时候,瘟疫尽除,人们感念井水之恩,便将四眼水井命名为“四义井”。


佛头井就是“四义井”之一,位于故城镇中镇村,至今犹存,经常引史学家前来探秘。《故城县志·卷一·县治图》有佛头井的明确标识,至于何时挖掘则记载不详,只说是一口古井。《故城县志·卷十》中描写佛头井的诗文许多,拿来欣赏,更觉其泓然古甃,开掘久远。现举几首,以飨读者:
第一首
怪得传灯古甃边,一泓翻作小诸天。
琉璃界现青螺髻,玳瑁光涵碧玉莲。
社柳火新金镜启,井梧露滴宝珠悬。
莫疑初地还无地,色相空归卓锡泉。
——清·蔡维义
第二首
由来色相终非真,井底无端现佛身。
跌坐观天应厌小,低眉映水不求伸。
灯明岂必开迷觉,泉响犹能解怒嗔。
莫讶法王多幻境,可知眼意最疑人。
——清·秦永清
第三首
井底无端色相凝,沉沦何处觅传灯。
劫灰万古难超脱,檀水千层误上乘。
珠火眉开终有障,金精发耀总无凭。
漫言妙象琉璃咽,古甃堪容异域僧。
——清·贾如玺
第四首
何年佛井旧传疑,掩映金身境却奇。
投石有声鸣鎛磬,悬灯无象影须眉。
空诸色相非非想,歆动人心隐隐窥。
东土西方同一幻,自应芥子纳须弥。
——清·柴泽清
第五首
万佛一灯传,灯燃井佛现。
投石动慈源,潮音浑莫辨。
——清·赵珩
佛头井原叫刘家井,猜测是西汉东阳侯国刘姓人氏发掘而成。佛头井还叫碧琉璃井,是因为其井壁采用的砖料是烧制过火的琉璃砖,俗谓之“焦砖”。这种砖质地很硬,用于房体最底层,可防岁月腐蚀,碱化变质。更是用于开掘修建泉井的最好材料,这恐怕也是古井至今保存完好的原因吧。
明清时期,之所以将碧琉璃井叫做佛头井,原因可能有二:其一是井壁琉璃砖砌成,灯光一照,流光溢彩,幻像佛影;其二是古井开掘时间太过久远,井水由甜变涩,钙质附着井壁琉璃砖上,状若一个个佛头。“琉璃井,泉甘冽,深不可测”,然经常年淤积,现仅深二十多米,以目观之,漆黑一团。而燃灯系入井中,但见靠近水面的井壁上有圆形凸起,形状好似佛头,佛井燃灯遂如是而来,成了故城镇古迹奇观。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