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城县抗日战争——最困难时期2(1942年-1943年)

272次阅读

共计 4708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12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在极端艰苦的年月里,故城县委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大政策”,加强了党的具体领导,坚持改后4争,建立统一战线,使全县党政军民更加团结、虽体用难争取胜利的信心更加坚定。为了通应斗争形费的需要,县委决定县游击大队化整为零,实行地方兵用群众化。以班组为 战,分散进行游击活动。运用破公路、割电线、放冷枪、摸岗哨、除汉奸、散传单、瓦解敌军等多种形式打击敌人。

一九四二年春,故城县公安局侦察股长李荣申(原是八路军津浦大队副排长 )了解到 叛徒张 福廷(原是故城县抗日政府财政科科员投敌叛变),经常带领汉奸鬼子破坏我堡垒户,捕杀我抗日人员,经常乘郑口“四”、“八”大集出来为非作歹的情况,领导决定尽快除掉这一祸害。三月一天正逢郑口初四大集,侦察股长李荣申化装成赶集的农民,带着一支短枪,在维持会人员王文智的掩护下,混进郑口镇。刚走到二道街北头鱼 市街时,蓦地看见叛徒张福廷在路东一家饭馆吃饱子,荣申马上跟踪,儿次想掏枪,但因饱子铺顾客较多,不便下手,俟张福廷吃罢饭走出饭馆门口。荣申紧跟两步,靠近身后,迅速打了一枪。可惜,一颗臭于没响。张福廷见势不妙,我腿就跑进路西一家果子铺里,荣中又一个箭步追上去,从南门追进去,又从北门追出来,张福延吓得面“叭”的一如土色,刚跑到街中心,荣中环顾左右;声,又打出第一枪,不偏不倚,正击中头部,教使然福廷,应声倒在地上,命归西天,受到罪有应得的惩罚。

这时赶集的人群,听见枪声,乱作一团,纷纷向城外逃去,炸了窝的敌人,下令关闭城门,逐人进行搜查,荣申一面观察情况,一面随着人流向外拥挤。当赶到帝君庙村边围墙下时,灵机一动,一跃窜上了围墙,在向下跳时,不慎将印着“白庙”村名的 裕子,掉在围墙里面,次日,郑口日伪军,倾巢而出讨伐白庙村,妄图扑杀李荣申,但早有预料,已经做好准备的白庙村,使敌人空跑一趟,一无所获。事后,群众赞扬说:“荣申胆大有为,机智勇敢,为民除了一大害。”

在这期间,游击队还处决了新民会会长霍昌盛活捉了日伪特务孙老五、孙老三。

同月二十二日,冀南军区新七旅十九团十二连,在县游击大队的配合下,攻克东辛庄据点,击毙伪警备队长杨景朴,打死打伤伪军十余人,俘虏伪军七十余人,缴获军用物资一部。

十月,郑口据点的敌人抢来大批棉花正在加工准备外运。为解决我干部战士的棉衣问题,县游击大队配合十九团利用内外线密切配合的办法,袭击了郑口据点,事前对敌人的兵力部署、棉花存放地点都做了详细调查,并绘制了地图,把我攻城的时间、进城的方法、棉花缴获后的运输办法都做了具体安排。这次袭击共缴获皮棉二千多包,彻底解决了干部战士的冬季棉衣问题。

我县游击大队积极利用青纱帐的有利时机,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多次袭击敌人,都取得了胜利,震慑了敌人,鼓舞了全县抗日军民的斗志。

一九四三年二月,朱斌同志从中央北方局党校学习结业后,由冀南六地委分配到故城县任县委书记兼县游击大队政委。三月初到职后,首先向党员干部群众认真传达了党中央提出的 “咬紧牙关,渡过艰苦的最后两年”的战斗口号,用以增强人民抗战必胜的信心。同时,在县委会议上认真贯彻了太行分局高干会议精神,即:进一步发动群众,巩固华北 抗 日根据地,要求在根据地实行统一累进税“二五减租”、“分半减息”、“雇工增资”等政策,借以调动基本群众的抗日积极性。并依靠这些基本群众,巩固抗日根据地,为将来抗日大反攻做好准备。

随即着手恢复和发展故城县各方面的工作,整顿各级组织,经 过整顿后,县委由八人组成:县委书记兼县游击大队政委朱斌,县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郭孔,县委委员、县长兼游击大队长石大洲,县委委员、县游击大队副队长冉义林,县委委员、组织部长梁再生,县委委员、县抗联会主任辛甫,县委委员、县武装部长黄世忠,县委委员、县委敌伪工作部长李铁峰。县政府的人员有:县长石大洲,秘书王修斋,民政和教育科长张郁轩,公安局长张耕野,县财政科长肖芹( 194311月牺牲),粮秣科长李志刚,建设科长马志清等。县级的群众团体有工会、农救会、妇救会、青救会,合称抗日救国联合会。妇救会主任付英,青救会主任辛甫兼。各区的党政组织基本健全。

当时,我们对敌斗争的策略是:敌进我进( 即敌人蚕食我根据地,我们到敌占区即敌人心脏里去活动 )县委决定辛甫任一区区委书记,张郁轩兼任区长,张战任副区长。军分区派武工队插入敌人心脏,配合地方一面打击敌人,一面开展统战工作。不久,二、三、四区也都恢复起了区抗日游击中队。四区中队在中队副指导员刘永安、副中队长李景文的带领下,神出鬼没,利用各种形式和机会巧妙地袭击敌人。曾多次受到上级表扬。

在健全组织的基础上,县委积极发动县、区干部带领全县党员抗日积极分子首先行动起来,向日伪军进行顽强的斗争。为了对付敌人的残酷扫荡,县委发出了建立堡垒村、堡垒户的号召,组织堡垒户挖地洞,用以藏公粮,掩护机关干部。如当时全县有名的堡垒户祁庄村的刘希文( 黑二嫂 ),南鲁庄的时大娘( 瞎大娘 )都亲自在村外地里挖了地洞,埋了假坟,曾掩护过辛甫、杨建华等许多县区干部。并利用各种方式方法传递情报,将信件藏在头发里,缝在鞋底里,神出鬼没,来往于地区与县联络站之间,为抗日工作做出了贡献。

一九四三年因受严重旱火,,县委还发动了“借被法动”,即发动本群众向地主、富农借装,"情长,进过借热,广大党员、于部、食下中农、编完发都在斗争中认治了党是劳动人民的大数里,更加经靠党、信赖党,抗日情绪日益高涨。

随着抗日形势的好转,故城县游击大队和区游击应队的武装力量由分散活动逐渐转入集中活动,并积天主动地开展各种形式的对敌斗争。

一九四三年三月,郑口据点日本红部密探张金山饮马河村人》,经常出来刺探我党政军活动情况,并带领日伪军捕杀我抗日干部。还散布狂言说:“小小李景文( 指四区游击队队长 )有什么了不起,小命在我手心里攥着,我叫你怎样就怎样。”

一天,四区游击队 长李景文指导员刘永安侦察到张金山住在郑口镇内铁旗杆庙,午夜后马上派齐尚信、崔增华、郭玉山三个排长,冒雨越过据点围墙,直奔张金山住处,将密探张金山从热被窝里拉出来,用刺刀挑死在门台下边。迅速越过据点围墙逃出。待敌人紧闭城门,四处搜查,分路追赶时,三位排长已经安全回到游击队驻地。

九月,一天的上午十点多钟,郑口敌人出动了三广余辆大车到长林一带抢粮。县游击大队基干连配合十九团于下午二点埋伏在赵长林至红庙的 交通要道击溃了敌人抢粮返回的队伍。将三十余车粮食全部截获。

不久,县游击大队基干连化装成出佚的农民,乘敌人吃饭之机又奇袭郑口据点北门。由于两次突然卖击,闹得敌人龟缩在据点内,两个多月不敢出城门.彻底打乱了敌人出城抢粮的计划。 时间不长县游击太队又袭击了东辛庄据点,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一九四三年底,故城县游击大队 已发展到两个基干连,四个区中队,武装力量达到三百多人。

武城县游击大队在水波受损 失以后,在上级党委和军分区领导的关怀下,进行了整顿补充。 县委书记、大队政委王新领导干部战士认真学习了党的+大政策”和毛泽东同志提出的“敌进 我 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迫”的游击战术,并结合实际战例,总结了经验教训,进一步提高了战斗力。

一九四三年一月的一天,县游击大队侦察员了解到西里屯炮楼日伪军一个中队要到武城县城集中参加扫荡。为了破坏这次扫荡,县游击大队提前埋伏在西里屯附近打一次伏击,待敌人全部进入埋伏圈后,战斗打响,经五十分钟的战斗,歼灭了日伪军大半个中队七十多人。缴获机枪二挺、小炮一门、长短枪六十多支,大长了我军的志气,大灭了敌人的威风。

巧入虎穴,击毙中岛。中岛是日寇驻武城县的情报主任,诡计多端,阴险狡猾,他住在武官寨日军中队部炮楼内不轻易出来,只是逢大集出来转一转。他是武城地区日伪特务的总头子.《的鲜血。武城县委早就指示县游击大队基千连7不,双手沾满了我抗日军干掉这个坏蛋。

一九四三年六月的一天上午,县游击大队基干连副连长刘汉连化装成一个头扎“羊胜子”毛巾,有布搭子的生意人,带着两个穿便衣的战士,一个手舞篮子,一个肩扛扁担夹杂在去武官寨赶集的人群中,在中岛下炮楼赶集时,刘汉连等三位同志在我敌工路的配合下,将中岛打死在集镇街中心,为民除了一大害。极大的鼓舞了我抗日军民的斗志。

同年八月,县游击大队副政委广育带领县基干连,配合十九团六连,在运西芦庄伏击由刘堂据点调武城县城的日伪军一个中队,毙伤敌多人,活捉伪军十八人,缴获轻机枪一挺,长短枪一部。

化装奇袭,处决陈信三。驻饶阳店炮楼的中队长珠信三,面善心毒,是死心塌地投靠日寇,破坏抗日的汉奸特务。 他十七岁在黄埔军校学习时就加入了国民党,同国民党右派分子混在一起,打击排斥学员中的共产党员。一九四二年他来到武城县后,便同日伪县长国民党中统特务骨于分子吴寄朴打得火热,并参加了武城县国民党核心小组。他亲自打死一个抗日村长,抓捕了不少拥护抗日的群众,经我敌工若多次警告,毫无悔改之意。于是县委决定,设法将其除律。194312月一天的晚上,县游击大队得知, 第二天中午李老瑞为给陈信三伐行,请陈去饶阳店务1“识子举”饭馆吃饺子,于是,便决定派县游击大值察参谋竹查、恭千连三排长杨金波带领五名战上化装奇袭。事前,深入到饶阳店“迟子举”饭信内候“陈”一到,马上处决了这个坏蛋,为民除了害有力地推动了抗日斗争的开展。

在抗日战争最困难时期,为了团结一 切抗日力量,建立统一战线,做好瓦解敌伪的工作。原故、当两县遵照上级指示都建立了敌伪工作部和 伪工作站。李铁峰任故城县委敌工部长兼站长,韩玉现任站长,工作人员有申明新等。 魏章任武城县委敌工部长兼敌工站长,孙冠生任副站长,工作人员有赵松等日寇为了巩固对故、武两县的统治,在其占领区内建立了各种组织和统治制度。面对这一情况,我敌工部和敌工站对伪政权人员采取拉出来和派进去的办法,在敌人内部通过内线关系,利用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相结合的方式应付敌人,欺骗敌人,瓦解敌人,积极开展抗日工作。如在日军中散 发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冀南日军觉醒联盟支部印发的文艺宣传品,以反对日本法西斯发动的侵华战争。利用内线关系和日军交“朋友”,请喝酒谈家常论家乡,以扩大其思乡庆战情绪。如驻故城县的日军顾问二宫,经过敌工站的宣传工作,就对日本侵华战争的罪行有所认识,恶战情绪越来越明显。在他的办公桌抽展内发现线如发的日文宣传品后并不通究是怎么来的,对他的果者出采取了应付态度。

敌工站对伪军和伪组织人员不断进行爱国教育和前途教育,并向他们提出“身在曹费心在汉”的口号,还开展了“黑红点”活动,即对每一个伪军做一件好事记一个红点,做一件坏事记一个黑点。 红点多的给予表扬、奖励,黑点多的给予惩罚、打击。 通过这些工作,故城县的敌工站与敌军“谍报队””以及故城、郑口、东辛庄、白佛寺等较大据点内的伪军组织都建立了内线联系,敌人的行动计划,我们一般都能事先知道。

一九四二年敌人要进行“九·一二” 大扫荡。这一消息就是由郑口敌伪“谍报队” 人员张恩惠预先通过请日本兵喝酒谈心的方式获得的。两天后,郑口敌人果然大量增兵,增武器,证明日本兵透露的消息属实。张乘夜深人静跳下城墙涉水过河将情报送出。我交通站得情报后迅速报告给驻在冀县 瓦密一带的冀南军区首长。我冀 南 军 区部队、机关闻讯后,立即转移。使敌人此次扫荡扑了个空,我军毫无损失。事后,奖给张恩惠小米三百斤。武城运西武官寨、饶阳店、十二里庄等重要据点的敌伪组织,也都与武城县敌工站建立了关系,他们对日伪军的活动都事先通过情报员报告我们。

由于敌伪工作的开展,对我们战胜困难,坚持抗变被动为主动,夺取抗日战争最后胜利起了重要的作用

——选自《中共故城县党史1937-1949》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