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城县抗日战争——“四·二九”铁壁合围(突围经过)

268次阅读

共计 3108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8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4 月上旬,冀南军区、区党委、行署等机关部队,在枣强县东南一带。下旬,转移到故城县郑口西南兰屯附近。因该地距郑口之敌太近,容易暴露目标,故于 28日晚又转移到武官寨地区。军区机关驻傅官屯及其附近;区党委和行署机关驻大言村、军王庙一带;新七旅旅直驻饶阳店以北的李官屯、前后土营、北仁庄一带,第十九团驻长林,第二十一团主力驻油故,一部分散于段芦头、黄金庄地区;军区特务团随军区机关驻防;军区骑兵团驻曾官屯及其附近。当时,军区宋任穷政委正在太行区参加会议,尚未返回冀南。陈再道司令员和王宏坤副司令员在部队检查工作,不在军区机关,军区领导当时只有参谋长范朝利和刘志坚主任。

29日凌晨1时许,军区司令部情报科副科长程诚向军区领导报告:第十九团发现大营附近的日伪军夜间集合,情况异常当时没有考虑到这是敌人“铁壁合围”前的大集结,只是认为敌人要进行一般性“扫荡”。我们刚刚转移到新驻地,没有马上再转移。

7时,第十九尺团又向军区报告:枣强、王均、大营出动了大批敌人。由王均向南推进之敌,于饶阳店以北地区与第十九团展开激战。该团转至饶阳店附近时,又发现大营亦有一股敌人正向饶阳店方向推进。范参谋长、刘主任遂命令第十九团和新七旅骑兵连从大营与枣强之间插过去切断敌人的后路。军区组织骑兵团、特务团阻击“扫荡”之敌,掩护军区和地方党政机关转移。

第十九团根据军区首长指示,从饶阳店附近向西穿插。这时敌人还没有完成合围,各路出动的敌人间隔还比较大,所以第十九团从大营和枣强出动的两股敌人之间,顺利地穿插过去,跳出了合围圈。新七旅骑兵连从饶阳店北侧向西转移到盛树林附近,与大营出动的一股敌人遭遇。他们边打边向北撤,过了清凉江,甩掉了敌人,转移到陡河、谭家村一带。由大营出动之敌一股 100 余人,早 7 时进至第二十一团驻地油故附近。该团以1个连阻击敌人,主力向西转移,进至沙窝村时,又与由垂杨、大高村出动之敌遭遇。于是,又折向东南。第十九、第二十一团和骑兵连与敌人交火的枪声,使各路出动的敌人加快了合围速度。这时军区派出去的侦察员回来报告:西、北两个方向都有敌人,北面的敌人多,郑口方向已发现敌人的坦克和摩托车。据此情况,军区一面组织进一步侦察,一面组织指挥骑兵团、特务团和新七旅直属队及党政机关向南转移,在十二里庄一带靠拢,集中兵力,选择敌人力量薄弱的地方突围。

上午10 时左右,军区机关和区党委、行署机关以及各部队汇集到十二里庄一带。此时,敌的合围圈已经构成,形势异常严重。武城出动之敌早已占据巩庄、宋庄、商庄等地,等待堵击我军;大营、枣强、王均、郑口之敌由北向南迅猛扑来;南宫、垂杨出动之敌已抵清凉江附近,由清河及谢芦集出动之敌已进抵行杖、庙上、寺上、宋唐庄地区实施围堵。四面八方都有敌人。

范参谋长、刘主任分析了面临的严重形势决定立刻组织机关、部队突围。据当时侦察,北面敌人的兵力最强,并且不断急速向南推进。故向北突围困难很大;向东突围亦很困难。东临运河,河东大部是敌占区,而且运河的几个渡口均有日伪军把守,不易东渡,突围很难奏效。西边、南边的情况相对略好,清凉江以西还是我们的游击根据地,于是决定向西突围。骑兵团和新七旅旅直从十二里庄向西北方向突围,军区机关和地方党政机关及第二十一团向西南突围,特务团断后负责掩护。骑兵团在团长曾玉良、政委况玉纯率领下,按军区首长指示,不畏强敌,勇猛地杀向敌群。该团特务连作战尤为勇猛,连长张兴德、副连长费兰祥率部队,在西里屯一带一度突到清凉江西岸的油故村附近,但终因敌众我寡,在几路敌人拦阻与侧击下,被迫撤回来。战斗中连长张兴德英勇牺牲。骑兵团其他部队突围亦未奏效。向西南方向突围的第二十一团也被迫撤回。

中午12 时过后,形势更加严峻。敌人已占领了十二里庄北面的几个村庄,在坦克、装甲车掩护下,疯狂向我前沿部队冲击。敌机在上空盘旋扫射。此时敌人的合围圈越来越小冀南党政军机关及部队拥挤在十二里庄东南一带狭小地区机关和部队、部队指战员与方工作人员交在一起,甚为混乱。面临着可能被围歼的危险。此时,据侦察报告,南面王行杖、刘行杖一带的敌人力量薄弱,只有百余日军和两个连的伪军。武城之敌已倾巢出动,后方空虚。于是,范、刘首长当即决定火速向南和东南方向突围以骑兵团为先导,从武城河西街、三里庄、霍庄、祖杨庄、王行杖一线采取宽大正面多路乘马冲锋。机关乘马人员紧随其后。特务团和第二十一团部队在左右两翼掩护徒步人员突围。规定各路突围人员冲出合围圈后,连冢为第一集合点,瓦为第二集合点。

部队即将开始突围时,天气剧变,狂风骤起,尘沙飞扬风沙弥漫着平原大地,昏暗不清,为我突围创造了有利条件借此有利的天时,部队向敌人发起了冲锋。东边一路,以骑兵团一部和部分机关乘马人员为先导,徒步人员及部队紧随其后直接冲向武城河西街。战马驰骋,伴随着狂风卷起的尘沙,象一条黄龙似的由西向东扑向河西街。据守武城河西街之敌,没有估计我军由此突围,漫天的风沙尘埃掩护了我军的行动,待我军冲到敌人近前时,恰似飞将军从天而降,惊得目瞪口呆,迅速逃回碉堡。我军经河西街迅速向西南突围当敌人弄清楚我军突围时,才调集兵力拦阻,此时我乘马人员和部分徒步人员已冲过河西街,沿运河西岸向西南方向转移。由于敌人集中兵力、火力封锁突破口,我后续人员及部队被截断。有些只好就地疏散隐蔽、有些折回向西或向北转移。突破合围的人员进至宋家阁、林庄、华庄地区集结整顿西边一路,向西南方向突围的部队,当冲到王行杖时,遇到敌人的第一道包围圈。敌人以猛烈的火力封锁我军前进的道路。骑兵团指战员奋不顾身几次冲击,未能冲过去。四连指战员下了战马,在连长韩永正率领下,徒步接近敌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冲上去。砍倒敌人的机枪射手,全歼守敌日军1个小队。

特务团、第二十一团的部队分别从王行杖两侧向敌人发起猛烈冲锋,打开了一条缺口,相随的军区和党政机关部队人员也跟着冲过去,突破了敌人第一道包围圈。突破口很快又被敌人封锁,后边有些徒步人员被截断未能突出来。已突破第一道包围圈的部队和机关人员向堵截之敌奋勇冲杀,在冲到大辛庄时又击退敌人骑兵的拦截,突破了第二道包围圈。进至第一集合点连冢附近的马二庄一带。军区、区党委和行署等一大批未能从南面突围的人员,乘风沙弥漫之机,分路分批,辗转北移,寻隙突围,这批人员经马庄西、何刘屯东、瓦子庄、儒林、崔浒等地,于 30日凌晨4时到达冀王滩附近的杨家庄。

新七旅旅直大部人员于 29 15 时左右由武城西北庄地区向东北突围。该方向系运河西岸地区,处于敌人严密部署的合围圈之外,兵力弱,守备不严,因此突围较顺利。约18 时许,突围的大部人员到达傅官屯以东地区。事休息整顿后,于当日夜转移至饶阳店以北的前后土营地区。

向南突出包围圈的各路人员汇集到一起后,范参谋长刘主任当即召集军区司今部参谋处长王蕴瑞作战科长王树棠副科长孙济云、情报科副科长程诚以及参谋文俊等研究制定下一步行动方案。决定夜晚转移,具体路线是:第二十-团,从黄金庄北侧向西北方向转移,骑兵团、特务团掩护军区、区党委、行署等机关突围出来的工作人员经军营村向枣强县西南地区转移。

夜晚,各部队按预定方案开始行动。骑兵团和特务团掩护党政军机关及其他群众团体千余人向军营村方向进发。当我先头乘马人员通过军营时,与在该村宿营的日军发生战斗,于是,我以部分部队在村头警戒,大队人马从村外绕道通过午夜时分,到了清凉江畔的干河滩。这时敌人胡乱地放了几枪、打了几炮。很多失散的同志根据敌人的枪炮声判断,纷纷向干河滩靠拢。人员集结后,继续向西北进发,摆脱了敌人,敌人妄图围歼冀南党政军机关的目的未能得逞。

选自——《冀南军区战史》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