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时期故城县的汉奸现象(转载)

292次阅读

共计 1685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5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抗日战争时期,一些丧失民族气节的汉奸,死心塌地为侵略者卖命。汉奸人数众多,形成了人类战争史上一个奇特现象---汉奸人数大大多于侵略者人数。他们是寄生在我们民族肌体上的疮疤,是我们民族的奇耻大辱。---题记      

当今社会还有没有汉奸?回答是肯定的。那些贪官污吏、利欲熏心的意志薄弱者已经成为政治汉奸、经济汉奸、网络汉奸。他们对国家、对民族的危害,比战争时期的汉奸有过而无不及,清除汉奸刻不容缓!---题记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国民党军队向南溃逃,国民党故城县长段桂田也望风而逃。1937年8月,日寇占领德州。趁混乱之际,地主郜培浩跑到德州与日寇挂钩取联,回来后自称县长,组织汉奸维持会,为敌效劳,其两个儿子也当了汉奸。1939年11月,日寇入侵故城,郜培浩率维持会一干汉奸,打着日本旗将日寇迎进县城。日寇未发一枪一弹,未遇任何抵抗便占领了故城县。民族何等愚昧,国家何等贫弱,军队何等无能!

日寇占领故城后,将指挥部设在南门外盐店内,称“红部”。起初,日寇驻一个联队,约300人,一年后即撤走 ,常驻的不足一个班,约7、8个人。这8个日本兵(其中有高丽人)统治故城县8年,实在是一种耻辱和悲哀。

当时故城县汉奸有多少人呢?有案可稽的汉奸武装至少也有500人。他包括:

1、铁心队,约40余人,常驻县城,铁杆汉奸,专门捕杀抗日军民,日寇的别动队,血债累累。

2、伪军,又叫皇协军、二鬼子,约200余人。

3、伪警备队,约200余人。

4、伪警察,约60余人。这就形成了人类战争史上一个奇特的现象——汉奸大大多于侵略者。

除县城外,包括郑口、青罕 、东辛庄、夏庄、北獐鹿、饮马河、白佛寺等20余处据点,都由伪军或伪警备队把守,没有一个日本兵。每次“讨伐”或作战,都是几十个伪军走在前面,后面两、三个鬼子督阵。

前土营伏击战是这样记述的“1940年5月初,上午十点,敌人果然来了,60多个伪军骑着自行车走在前面,3个鬼子骑着马走在后面······”,解放郑口战斗是这样记述的“郑口据点由伪警备队闫子珍部两个中队和部分伪警察驻守······”。

抗战八年,发生在故城县的大小战斗,绝大多数都是县大队同汉奸作战,与其说是抗日,不如说是抗汉奸!汉奸充当日寇的鹰犬,没有汉奸,日寇就是聋子、瞎子,寸步难行。是汉奸告密、抓捕并杀害了县委宣传部长管宁、县农会主任陈芳洲、县财政科长肖芹、四区交通员扈金铭。

是铁心队长郝洪昌制造了“慕庄惨案”,到场的鬼子仅仅三个,而铁心队、皇协军一百余人,是汉奸残杀自己的同胞!

“4.29” 日寇‘’围剿‘’我冀南抗日根据地,纠集日军1万人,汉奸3万人!

抗战八年,汉奸在故城横行霸道,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恶贯满盈,十恶不赦!他们理所当然的受到人民的审判,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焦大恒、郝洪昌、郜培浩、麻连仁、谌大小这些汉奸都被人民政府处决,麻连仁血债累累,民愤极大,被处以零拉分尸之刑,这就是汉奸的下场。

抗日战争时期,故城县的“汉奸现象”是民族的“疮疤”和耻辱。历史已经进入了新的时期,当今社会还有没有汉奸?回答是肯定的。这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空穴来风。那些贪官污吏祸国殃民,一些利欲熏心的意志薄弱者,已经或正在被敌对势力俘获,成为政治汉奸、经济汉奸、网络汉奸。他们对国家、对民族的危害比战争时期的汉奸有过而无不及。清除汉奸刻不容缓,清除汉奸文化和清除汉奸思维绝不手软。汉奸不除,国无宁日!

今天,我们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不仅要重温胜利的荣光,激发民族的骄傲和自豪感,而且要反思历史的“疮疤”,铭记民族的耻辱和教训。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多少民族败类变节投敌、卖国求荣、认贼作父、助纣为虐,在中华民族历史上留下奇耻大辱的一笔。历史就是历史,绝不容篡改。今天,有些伪学者,抹黑英雄,美化汉奸,为汉奸翻案,妄图把人们的思想搞乱,挑战我们的价值和道德底线。我们重新审视历史的“疮疤”,晾晒民族虫蠹发霉的一面,深刻反省“汉奸现象”,对于提振民族自尊心和民族自信心,培塑人们的民族气节和民族精神,具有重要意义。

 

      转载于:《抗日战争时期故城县的汉奸现象》美篇

抗日战争时期故城县的汉奸现象(转载)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