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城县抗日战争——“四·二九”铁壁合围(总结教训)

122次阅读

共计 1158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3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四·二九”突围中,冀南广大人民群众怀着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和对子弟兵深情厚意,面对敌人带血的刺刀,舍生忘死掩护了我军许多指战员和地方干部、工作人员,谱写了一曲曲军民鱼水深情的颂歌。我军一些同志被敌人围住后许多群众脱下自己的衣服让我军干部、战士换上;许多老大爷、老大娘在敌人面前毫不畏惧,挺身而出将战士认作自己的儿子、女儿; 有些年轻的妇女将怀中的婴儿交给战士抱,装扮成夫妻。有的将我军藏在地窖里、柴禾堆里。

在当时生活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乡亲们冒着生命危险为伤病员找吃的和药品。找不到药品就用盐水每天为伤员擦洗。看到战士的鞋破了,就连夜赶做新鞋,以便让战士赶路寻找部队。摇鞍镇榆林村一位老大娘掩护了我军 5名员,连夜在院子外粪坑边挖了地洞,并将湿漉漉的粪便堆在洞口上,骗过了敌人的搜捕。霍庄有一位叫王宝忠的群众,将我们一名干部藏在家中。这名干部怕敌人发现后连累王宝忠一家,决定离开王家王宝忠夫妇坚决不让走,商定敌人来搜查时,就认作兄弟。不一会儿,敌人来王家搜查,发现我们这位同志手上没有老茧,认为不是庄稼人,要带走。王家夫妇说:“我家兄弟常年在外地上学,不干庄稼活,手上哪会有老茧。”敌人不相信,把王宝忠夫妇打得头破血流。在此危险时刻,八岁的小女儿跑上来抱住这个同志喊叔叔,敌人信以为真,我们的同志安全脱险。像这样一些例子不胜枚举。

“四·二九”反合围的实践证明,“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群众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也说明了徐向前副师长提出的在平原地区创造“人山”思想的正确性。广大的冀南人民对子弟兵的爱护和支援,是我军取得胜利的唯一源泉。

“扫荡”后,冀南军区和行署发出“布告”,冀南区党委和各群众团体也发布了“告民众书”,声讨日本法西斯强盗的野蛮罪行,揭露敌人的造谣污蔑,号召冀南广大民众,提高对敌斗争的信心、决心和勇气。各地区根据当时的环境条件,举行了追悼大会。悼念在“四·二九”反“扫荡”中,为国捐躯的烈士,表扬在突围中英勇奋战的英雄模范。慰问、救济死难烈士的家属,做好善后工作,同时,积极想方设法援助和营救被捕的同志

这次大“扫荡”,冀南第四军分区和四地委、四专署遭受损失最严重。为坚持该地区的工作,进一步充实和加强军分区和地委的领导力量。区党委和军区决定,任命区党委宣传部长王任重为四地委书记兼第四军分区政委。军区参谋长范朝利调第四军分区任司令员,王蕴瑞接任军区参谋长。雷绍康任第四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季铁中任政治部主任。第四军分区新的领导班子建立后,召开了党委会,认真研究了“四·二九”遭合围的经验教训,分析了当时面临的严重形势,制定了继续坚持斗争的各项措施。会后,军分区党委向全分区发出了“贯彻党的正确政策,打开目前严重局面”的战斗号召,带领全分区军民前仆后继,进一步向敌人展开殊死斗争。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