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建德故里●高鸡泊遗迹●清河崔氏
当前位置: 历史地理 > 故城县东大洼轶事(民间故事)

故城县东大洼轶事(民间故事)

2020-08-27 分类:历史地理 作者:58gucheng 阅读(94)


一、楔子

东大洼,地处河北省故城县。

今日的东大洼有土地4万多亩,方圆30平方公里无村落,成方田、林网、沟渠化配置,土沃粮丰。

据考,历史上这里曾称”高鸡泊“,是农民领袖窦建德(故城县人)起义的地方。

600年前的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朱元璋去世,之后继位的建文帝朱允炆[朱元璋之孙]实行削藩。朱棣遂于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发动靖难之役,自称清君侧,四年六月攻入南京,夺取了他侄儿的天子宝座。次年改元永乐(1403年)。

二、庄客

故事发生在靖难之役的次年(1400年)。

那时,在今日东大洼的腹地原本有一个名叫庄客的村庄。

庄客村东靠官道,南临军王庙、武官寨,西有前花园、后花园,是曹国公李景隆统帅大将军集五十万大军进驻向北迎击燕兵(燕王朱棣)所设的十二个连营之一。

这年8月的一天下午 ,雨过天晴,夕阳西斜,空气凉爽宜人。在庄客村东的官道河边,天蓝水清,绿树成荫。几位老者架着钓竿悠闲的吸着烟袋,官道上人来人往,推车的、担担的、骑马的、坐轿的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三、道士

这时,在官道上由南至北 走来一老一小两个道士,二人身着道袍道帽脚踏步云履,一柄佛尘斜插脑后绑腿上溅满了泥泞。

老道60开外,瘦高的个子双目有神,一缕雪白的短髯随风摆动,左肩右斜长长的布带下吊着一个灰黑色的道兜,一件鹿皮褡裢分列右肩前后。老道身后小道童十来岁的样子,单薄清瘦的身上顶着一个圆圆的、大大的脑袋,左肩右斜着灰黑色的道兜,一根细麻绳右肩左斜栓着背后的一把桐油纸伞庄重里透着孩童的顽皮可爱。

这一老一少徒步走在官道上 跋涉着人世间的泥泞。

来到庄客村近前,身显疲惫的小道童远远的看见了村边一家客店门前随风摇曳的幌子立刻来了精神,快步跑上前来,嘴里喊着“师傅。。。。。。师傅。。。。。。”一个不留意哧溜一下“啪”地摔在泥地上,老道士驻步弯腰挽起道童“道安。。。。。。怎么了?”小道童咧了咧嘴一手去抚摸摔疼的屁股,用另一沾满泥水的小手指着店家的幌子说“师傅,这里有客店”。

四、凶相

老道直起腰来,抬头注目仔细看了看客店和村庄一脸沉重地说“道安,这里呆不得啊,走,咱先去洗洗”,随后拉着道童的泥手来到官道河边洗手洗脸,紧接着又不撒手地牵着道童走上官道继续北行,小道童拧着身子,嘟噜着通红的小脸,“师傅,我累了呀”,“道安你看,前面有个亭子,咱去那里歇歇吧”老道士哄着小道童走进百米外的亭子面向官道坐在石凳上,从褡裢里掏出用油布包裹的烧饼和牛皮水囊让小道童吃喝,自己在道兜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本发黄了的线装书读了起来。

小道童一边吃着烧饼,一边看着官道上不时经过的行人,时而恋恋不舍的瞅向远处客店前的旗杆上迎风摇摆的晃子,又扭脸看看一心读书的师傅,不解的问“师傅,你刚才说那儿呆不得,为啥呆不的啊?”闻言,老道士缓缓地把视线离开书本,眉头微锁远远地向庄客村望去,继而一声叹息若有所思地道:“道安,那儿凶气太重必有大祸啊”,“啥祸呀师傅?""唉,我也看不透,咱们一路走来遇上这么多的官兵,可能是要打仗了吧"。“哦。。。。。。哎,师傅你看,在北边走来了一个背着草筐,牵着小羊的老奶奶,我去告诉她,让她躲一躲别回村了吧?”,“道安,人的命天注定,她没有这福啊”。“怎么会呢师傅,老奶奶砍草喂羊挺好的啊”。

五、元宝

老道士笑而不答,轻捋短髯,再将手探入褡裢之中摸出了一块不大不小的金元宝放在石桌之上,一边向道童招手示意一边说“道安,过来,你把这个元宝,放在老太太经过的路上,看老太太能捡到不?”小道童起初一脸不解地看向师傅,随即明白了老道的意思。噗嗤一笑“好嘞。。。。。。”手脚麻利的抓起元宝向老太太不远处跑去,直接将元宝放在了官道的车道沟边行人路过的地方,随后又跑下官道躲在树后偷窥起来。

老太太惦着小脚左手镰右手羊,背负一个大草筐,不紧不慢目不斜视地行走着。显然她没有看到金子,可巧的是她的小脚正好踩到元宝上,元宝一滚老太太站立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地,金元宝咯住了屁股疼得直哎呦。随着嘴里唏嘘不止,老太太翘起被咯疼的半拉屁股伸手抓起元宝慢慢地爬了起来背上筐、牵上羊、弯腰捡镰刀时才意识到手里还攥着绊倒了自己又咯疼了屁股的硬物,气愤不已,随手将金元宝甩下官道,嘴里骂骂咧咧的拾起镰刀牵羊而去。。。。。。

片刻的时光,想来必是一场喜剧的好戏。好奇的小道童隐于树后瞪大了好奇的眼睛,一时间小道童脸上的表情由好奇到到欣喜再到愕然。。。。。。那块元宝“咚”的一下砸在他身前的树干上,若不是他隐在树后,说不定脑袋就会流血。道童的小嘴被惊成了一个大大的口字,许久摸着大大的脑袋缓不过味来,而后怏怏地捡起道帽和元宝向凉亭走来。

老道士一直在读书,见道童将元宝放在石桌上,头也没抬说道: ”道安,明白了吗?“ 道童懒懒地坐在石凳上,身体前倾双肘支在石桌上两只小手捧着大脑袋一声不吭。老道士扭头看了一眼小道童,嘴边略显笑意继续看书。道童心中不快低头看到了自己吃剩下的半个烧饼,随手拿起来两口吃完,又拔开牛皮水囊的木“咕咚咕咚”一顿痛饮,小手将嘴一抹,”师傅,咱们走吧。“

小道童一边把水囊放进褡裢一边又说”这老奶奶没看见元宝也就算了,被绊了一跤,咯了一下,又把元宝攥在了手里,还是不看一眼,当成石头扔在路边,还真是没福呢。“哎,师傅,老奶奶没福,谁有福啊?”老道士合上书本道:”回头再给你说,日头要落了咱们还是快点赶路吧“

一老一小收拾好行囊 又走上官道继续北行。

老道士加快步伐前面走,小道童一路紧赶后面跟。

老远的有人在对面打马而来,老道士双目微闪略一凝神,伸手探进褡裢再次掏出元宝递于道童“快去,把它埋在路沟边”。小道士稍一迟疑立刻明白了师傅的意思,马上依言而行扭身走向路边.。路边不远就是官道河了,河岸边柳绿花红杨柳成荫蛙声一片。道童走到柳树下“咚咚。。。。。。”几声青蛙入水,他迅速将元宝踩入潮湿的泥土中,仍不放心又捡来半块砖头盖住元宝踩了又踩,直到觉得满意了才跑着去追赶师傅。

马蹄得得,时有泥泞飞溅。此时一乘单骑疾驰而来,转眼间已至近前。因恐泥水溅到身上两道士早早地避到路边,一乘人马闪身而过。“吁。。。。。。”骑马人突然放松马缰慢了下来并转向路边然后翻身下马,顺手将马缰拴在树上到一侧小解。那马儿四蹄滴汗急行骤停猛然减负兴奋不已,喷鼻刨蹄咴咴直叫。。。。。。

骑马人收拾好自身 走向马匹,拍了拍马头试了试鞍韂,解下马缰准备继续赶路。他刚一转身脚被马儿刨开的半个砖头绊了一下,脚下一软立刻调整好了身体,而此刻夕阳的余光在地上折射的金光一闪直刺眼上,不由得凝目再看,那同样是被马儿刨出来的沾着泥土的金元宝就在眼前!

骑马人捡起元宝 ,瞪大了惊喜的眼睛,将元宝捧在粗大的手里定眼细看,好像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急促地反复揉搓粘在元宝上的泥土,几次拿在眼前翻看随后又牙咬手掂。当他确定是真金的元宝时不由得爽朗大笑,望了望日落西山的天色,走到马前爱抚的拍了拍马头一手在树上结开马缰,一手伸到马的腹下侧“崩崩”两下放松了马鞍的腹带,牵马而行,向着庄客村的客店而去。

那小道童目睹了骑马人捡宝的一幕,既惊于这人的运气又叹气师傅的元宝,一时间脸色数变,心里五味杂陈。瞅了瞅南行的骑马人,又看了看一直北去的师傅,小脸上写满了迷茫,最后才怏怏地随师父而去。

六、旅店

话分两头。 却说那意外得宝骑马人,人获喜事精神爽。此时他正哼着小调晃着脑袋,感受着无比的幸福。前脚刚一踏入旅店大门便亮开嗓门喊道:“小二,快来给我好草好料的喂上马啊。”“来啦,您呐“店小二人未到先闻声,稍顷便一路小跑接过马缰,麻利地解下随行物品和鞍韂将马带至马厩,又给客官安排好住处。客官高兴赏了小二几个铜钱并吩咐小二切几斤上好的牛肉、花生米及烧酒两坛便自斟自饮起来。待夜色低垂、酒足饭饱之后便躺到炕上打起鼾来。

夜已深,客官睡得正香。 此时在旅店后邻一间农舍中却有一人辗转反复,难以入眠。这个名叫二宝绰号猴三的汉子年方三十,身材瘦小尖嘴猴腮,因父母双亡家境贫寒至今孤身一人,在家养蚕为生。下午猴三去地里采桑叶回家途经官道,将骑马人人捡到金元宝的经过看得一清二楚。那可是金元宝啊,想想自己只有几个铜钱,一日三餐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实在难熬。平日里有点三脚猫的功夫就没少偷鸡摸狗的猴三,此刻更是满脑袋的都是金元宝,不由得一个骨碌跳下炕来抓起匕首趁着夜向旅店摸去。

七、盗宝

黑风高向。凭着和旅店是邻居的熟悉,猴三很快摸到了客官的窗下,熟练地用匕首插入窗缝轻轻拨动便将窗户撬开,听到屋内鼻声正酣,口咬匕首闪身入内。

正所谓贼有贼道,猴三进屋并不急于找钱,而是先摸黑找到屋门悄悄的抽开门栓将门拉开一个缝隙,然后才在屋内小心的搜寻起来。先是摸到了一大袋的皮货随手顺出窗外,后又摸到衣服却是一无所获。经验告诉他重金必在枕下!猴三不再停顿,直接蹲伏着潜到床头伸手向枕头摸去。枕下,一柄刀鞘伸出枕外,猴三心里一紧,伸出的手不由地缩了回来他立刻明白自己这次的“活”不好干碰上练家子了,稍一犹豫,本想见好就收,知难而退。然而金元宝在脑际不断闪现,那金子的诱惑在贼人的眼里就如同老鼠见到了大米,酒鬼闻到了酒香,金光灿灿的元宝对猴三来说恰似百爪挠心不取不快。暗夜里他牙关一咬再次将手伸向枕下,慢慢地、慢慢地手指在枕下微动潜行。忽然他的手指触到了硬物,侯三心中一喜凭感觉他知道,那一定是钱袋了。终于,猴三抓到了钱袋。当他功败垂成拿起钱袋时,手头感觉猛地一沉,令他内心也随之一沉,但他也立即明白了客官是将钱袋的束口绳套在手臂上了,紧急间梦中人似有觉醒已没了鼾声,一不做二不休猴三回手抓住口中叼着的刀子猛地挥向钱袋的束口绳子。

八、夜斗

钱袋到手了,梦中人也彻底地醒了。

“谁?”一声断喝吓得猴三猛然一抖,紧接着又是一声“仓啷啷“刀剑出鞘的声响。猴三不敢怠慢转身奔向房门,将房门推得猛然一响又立刻拉回屋内将自身掩在门后,黑夜里视线昏暗,客官耳听门响眼见门开不疑有假便挺身箭步追出门外,猴三见状迅速关上房门推上插销,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心想好险,这回真是碰上硬茬了转身走向窗户正想快点逃走,突然间身后哐当一声房门洞开。

原来那客官虽然身材高大却很是矫健 ,追出门外随即顺势挺刀向右闪身贴在墙上,眼光左右一扫不见贼人身影正在纳闷,忽听关房门上插销的声音知道上了贼人的当,立即正身退后两步,躬身抬步向房门踹去。

客官快,猴三也不慢。一个纵身来到窗下将窗扇向上一撩就跨出了房间,落地的同时回头一看,客官也已掀开窗户现身窗前,情急之下单手一扬低声喝道:”看刀“,而脚下却暗自用力,朝着院墙飞奔而去。

听到喊声客官信以为真 ,腰身一拧闪到窗侧,稍倾却不见飞刀袭来顿悟又是贼人再次使诈。只气得咬牙切齿,发力一顿转身纵出窗外,脚下生风奋力追赶。

客店的院落比较大。蒙蒙夜色里猴三身材瘦小提着钱袋拼命的跑,客官身材高大手持单刀玩命的追。

依仗着对地形地物的熟悉,猴三跑向院落东北角的一处茅厕 ,他踩着一堆摞在墙根的砖头登上茅厕的矮墙,又踮着脚尖双手吃力的搭上院墙,双脚几次登踹终于费力地爬上了墙头,顺趴在墙上。猴三气喘吁吁刚想喘口气跳墙再跑,回头一看,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心想这回可了不得了,眼前脑袋就要搬家,小命就要玩完。

客官行伍多年养成了飞扬跋扈的秉性,不曾想今日里阴沟里翻船不但钱财丢尽 ,还俩次被这小个子作弄戏耍,不由得情绪越发暴躁,待他纵身窗外凝目一看,那小偷正在吃力地爬墙,不久就会翻墙而去。不由得怒由心头起,恶从胆边生,火冒三丈刷刷刷几个纵身已到墙下,身形一矮,振臂而起。蹭蹭两下脚尖轻踏墙壁使出了飞檐走壁的功夫,身距院墙顶端尚有丈余便挥刀向着猴三砍杀而去。

猴三趴在墙上刚一侧头,看到的正是客官大鹏展翅 般挥刀而至的瞬间,那刀锋在暗夜里依然是寒光瑟瑟令人不寒而栗。

“完喽。。。。。。”猴三心一凉感到了末日的来临。而随之牙一咬又心有不甘似的一声”看刀“习惯的脱口而出,本能地口动手起,而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这次猴三的手里真的攥着了匕首,这柄被猴三磨得锃光瓦亮视为宝贝的匕首被它的主人给闭着眼不自觉地甩了出去。

猴三随着跌落墙外。

墙内,客官被猴三甩出的匕首刺中肩胛摔落在茅厕内,漰溅的满身污秽。

九、屠庄

第二天清晨,客官吊着受伤的右肩,疲惫地将马牵出酒店脚踩上马石骑到马上,恨恨地望了一眼黎明中的村庄和旅店,抖缰踏上官道折返而去。

翌日凌晨 庄客村突然被一哨官兵围的水泄不通,全村人都被集中到村东旅店的大院子里悉数被杀,鲜血染红了村庄,尸体堆满了院落。而为首者正是那位负伤而去的客官。

昨天他为探营而过,今天又为屠庄而来。

客官是燕王朱棣的一位副将。

庄客村的覆灭是”燕王扫北“中一个典型的缩影。

十、后记

六百年后的今天,在东大洼4万多亩广阔的土地上,庄客村的遗址仍在。

如今,在这个村落的遗址上每逢农家耕作色彩斑斓的碗罐残片随处可见,雨后还时常有大小不等的铜钱,骰子等小物件暴露于地面,并偶有完好的陶罐、铜铁器物显现。

工作在遗址旁,白天,工作之余我多次站在遗址上注目东眺,遥望千米之外至今仍然是绿水流淌的官道河。闭目沉思那年、那月、那个夜黑风高血流成河惨绝人寰的黎明。夜晚,职守在单位虫鸣蛙叫中偶有厉风在树梢阵阵扫过,恰似刀枪舞动伴随着喊叫声、呜咽声、阵阵入耳,那些冤魂屈鬼悲愤的啼鸣、呐喊,600年来仿佛一直在时隐时现。。。。

「三年博客,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帮助本站成长」

赞(0) 打赏

随意赞助一下~

支付宝
微信
0

随意赞助一下~

支付宝
微信

上一篇:

下一篇:

你可能感兴趣

共有 0 - 故城县东大洼轶事(民间故事)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博客简介

一个出生在故城县,成长在故城县。在河南求学4年后,又回到衡水的1988年出生的青年!热爱家乡,努力学习了解家乡历史,让家乡历史为更多的世人了解!博客文章选自《故城探源》!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 255 篇
  • 草稿数目: 0 篇
  • 分类数目: 5 个
  • 独立页面: 1 个
  • 评论总数: 1 条
  • 链接总数: 15 个
  • 标签总数: 101 个
  • 注册用户: 8 人
  • 访问总量: 4830 次
  • 最近更新: 2020年10月24日
服务热线:
 

 QQ在线交流

 旺旺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