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黄河北流与永济渠变迁》元丰北流时期的御河 郝金龙

185次阅读

共计 1406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4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1. “闭截徐曲后御河停运
元丰北流在大名府西即交叉御河继续北流, 并未与御河合流, 仅是注入御河而成了黄河的分洪河道, 到元丰四年六月三日临清徐曲和恩州赵村坝子决口是因为御河容不下才在过临清北决口, 御河并未关闭。 到元丰五年( 1082年)二月乙亥(农历二十三日) 提举河北堤防司才提出: “大河自恩州临清县西,倾侧向东入御河, 冲刷河身, 深濬至恩州城下, 水行湍悍, 御河堤下阔不能吞
伏水势。 今相度趁河水未涨以前, 下手闭塞, 并归大河。 ” 2⑶朝廷批复仍然是“不碍漕运及灌注塘祢, 即依所奏施行” , ⑶勺御河仍在通航漕运。 到元丰五年1082年) 三月戊申(农历二十七日) “提举河北黄河堤防司言: '按视御河狭隘, 堤防垫弱, 不能通纳大河分水, 恩州城壁可忧; 而回水入大河, 即不灌塘了乐。 御河纲运, 惟通恩、 沧、 永静、 乾宁, 自可转入大河, 不至回远。 所相度闭截徐曲, 来水并入大河为便。 ‘从之” 3150从元丰“四年(1081年) 四月二十八日决口北流, 到元丰五年(1082年) 三月二十七日闭截徐曲来看, 元丰北流后御河仍维持了 11个月的通航。
2. “闭截徐曲后未再开通
是否关闭徐曲一直有争论, 《宋史》 河渠载: “明年( 1083年) 户部侍郎蹇周辅复请开拨, 以通漕运, 及令商旅舟船至边。 ” ⑶®这项提议不置可否并未记载。 通过几则事例来看, 御河一直到绍圣年间未再开通。 其一: 元祐二年1087年) 二月右司谏王觌谏言中有关于御河的, “缘边漕运, 独赖御河, 今御河淤淀, 转输艰梗” , ⑶7 到底是淤淀的哪一段不得而知, 但御河没有开通是可以证明的; 其二: “相度河北水等事张问奏: '臣经过永静军, 访闻本军有沿边寄汆⑶可并措置司斛约四十余万石。 今既御河淤填, 全无漕运之用, 惟是岁久陈朽。 深冬以来, 永静军斛渐贵, 民户艰食, 若因此时虽亏折些小元本, 速行果货, 乃是以向去必弃之物救恤民饥。 欲望指挥所属官司施行。 ’ 从之。 ”⑶9]大意是说: 在东光有40余万石军粮, 因御河不通, 粮食放久了就成了陈化粮抑或烂掉, 时置民户缺粮, 咱亏本贱卖, 以要扔掉的东西救济黎民多好啊!这些军粮应该是“闭截徐曲” 以前运到的, 因元丰北流御河不通, 此时已经是陈化粮了。 从以上两事例看御河在元丰五年( 1082年) 三月二十七日闭截徐曲
始, 到绍圣四年(1097年) 开通御河〔3绚, 停运15年。到元祐六年(1091年) 四月庚戌(阴历二十一日) 刑部言: “御河粮纲初系六十分重难差遣, 其後以河道平稳, 改作六十分优轻。 今因小吴决口, 注 为黄河, 水势岭恶, 乞复为重难。 "[切可能利用部分黄河作为运河承载漕运,解决军需之不时。
3.清、 故、 武、 德御河完好
御河河道从元丰“四年(1081年) 四月二十八日, 河北转运使周革言: '小吴塢决'受黄河水” , 到五月十七日, 恩州言: “河决澧州, 注入御河, 本州极危” [辺恩州城告急, 再到“(元丰四年六月三日) 河北东路提点刑狱刘定言:'王莽河一径水, 自大名界下合大流注冀州, 及临清徐曲御河决口、 恩州赵村坝子决口两径水, 亦注冀州城东。 即大流难以西倾, 全与李垂、 孙民先所论违背, 望早经制。 '诏送李立之。 ” [呵说的徐曲御河决口前, 经历了一个月的时间, 是大名府以下御河的最大持水期。 熙宁御河经受住考验, 应该是安然无恙的。 到元丰四年(1081年) 六月三日临清(今临西) 徐曲决口以后, 涌入御河
的洪水进一步减少,到元丰五年( 1082年) 三月二十七日闭截徐曲后, 恩州(今清河) 以下的御河不再直接受洪水的威胁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