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建德故里●高鸡泊遗迹●清河崔氏
当前位置: 历史地理 > 血染的丰碑 “四·二九”反“扫荡”纪实

血染的丰碑一“四·二九”反“扫荡”纪实

朱新良

1941年冬,日寇袭击了美国珍珠港以后,爆发了太平祥战争。野心勃勃的日本帝国主义对整个太平祥和东南亚各国发动了全面进攻,妄图建立以日本为主宰、包括中国和东南亚各国在内的“大东亚共荣圈”,以实现其吞并亚洲进而称霸全世界的野心。日寇扩大侵略战争以后,急需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援,因此,狂妄地提出“把华北作为大东亚兵站基地”。冀南地区处在华北平原的南部,东靠津浦路,西临京汉线,北接德石路,南跨漳卫河,是中国南北、东西交通的咽喉地带。这里地势平坦,土质肥沃,物产丰富,经济繁荣,有史以来就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

翌年,我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武装迅速发展壮大,严重威胁着日寇的后方。特别是故城县南部地区,敌人据点陆续被我军拔除。日寇面对后门失火的形势深感焦虑。当日军主力占领武汉、广州之后,突然回首反顾,停止正面战场的进攻,调动主力回师华北,进攻八路军抗日根据地。

19413月开始,对我冀南地区连续五次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到处修碉堡,安据点,挖封锁沟,筑封锁墙,三天一“围剿”,五天一“扫荡”,分割“蚕食”抗日根据地,实行灭绝人性的烧杀抢“三光”政策。

1942年春,日寇由西向东,由北向南,有计划地压缩我抗日根据地,秘密策划“四·二九(429)铁壁合围”,妄图一口吞掉驻故城县南部的冀南区党政军机关和部分部队。二19424月下旬,冀南军区、冀南区党委、冀南行署机关及部分直属部队,由冀南一带转移到故城县兀兰屯一带驻防。后来考虑兀兰屯距离郑口据点太近,容易暴露目标,于428日晚由兀兰屯转移到武官寨一带,军区驻前后花园村,区党委、行署驻大言村、付官屯、军王庙一带,军区特务团驻在前后花园附近,新七旅二十一团驻西半屯一带。

冀南区党政军机关部队来故城县南部休整的情况,被毗连的山东武城县伪县长、大汉奸吴寄朴派出的特务探知。吴寄朴马上报告了德州日军头目松岛,松岛又迅速报告了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冈村宁次。冈村宁次闻讯如获至宝,立即密谋策划,于428日纠集石家庄、济南、德州、邢台等地的日军第十二军团及独立第一、七、八等混成旅团各一部,计1万多人。又调集清河、下城、郑口、龙华、德州等地伪军两万多人,在飞机、坦克、装甲兵、骑兵、摩托化部队配合下,对我党政军机关展开钳形合围。此时在这里集结的单位还有党校、干校、文工团、报社、银行、医院以及来参加会议的几个县的党政军负责同志。

敌人有计划有目的地从四面形成了一个大的包围圈:北起德石铁路(德州一石家庄)、南至邢济公路(邢台一济南)、西至王高公路(清河王官庄一南宫大高村)、东至南运河畔方圆数百里广大范围内,“一”字形排开,拉网式进行搜索。敌人得意地把这次大规模“扫荡”称之为“带盖的铁壁合围”。

429日,凌晨1点左右,军区司令部情报科副科长程诚同志向军区司令部报告:驻在饶阳店北边马村一带的我 七旅十九团,发现大营附近日军有活动。当时认为敌人不会有大的行动,因为敌人过去也有夜间集合的情况。我军昨夜刚刚转移了新驻地,敌人的情报不会这么快;即便有小股敌人来犯,只能是上门送死,不足为惧。根本没有料到敌人是在进行大规模“扫荡”。当时冀南军区司令员陈再道、政委宋任穷去太行开会,副司令员王宏坤、政治部主任刘志坚赴各部队检查工作,只有军区参谋长范朝利同志在家主持工作,他当即指示十九团要继续加强侦察,监视敌人动向,发现情况立即报告。428日晚,刘志坚主任回到了故城县军区驻地。

429日晨7点钟左右,七旅十九团又向军区报告:“枣强、大营、王均发现大股敌人向我军驻地开来。”针对这种情况,参谋长范朝利与政治部主任刘志坚及作战科同志研究后决定,命令十九团和新七旅骑兵连立即从大营与枣强的敌人中间横插过去,遮断敌人后路。十九团接到命令从饶阳店东北方向的薛官屯向南冲击。刚到盛树林,上级因 敌情变化,又命令十九团从北面冲击出去。十九团在盛树林稍息后,乘各路敌人还没完全合拢,在大营与枣强两股敌人之间插了过去。与此同时,驻在枣强县李相-带的六地委机关也巧妙地转移了出去。驻在故城、武城两县边界地区的故城县大队,几经周旋也迅速跳出敌人包围圈。

429日上午10点左右,各路合围的敌人加快了速度。我军侦察员报告:“ 北面敌人力量较强,从郑口方面开来了坦克部队,西面敌人的装甲车部队迅速向东靠......针对这种情况,军区领导分析了敌军的兵力配备,认为,北面敌人力量强大,不易突破;东面又是波涛滚滚的京杭运河,而且桥头有重兵把守,难以逾越。

据此,领导决定,向西面和西北方向突围,过了清凉江就是我们的根据地。突围命令下达以后,骑兵团从十二里庄向北突围,七旅旅直及二十团向西突围,军区、区党委和行署机关跟随骑兵团和七旅前进,特务团在后面掩护。身经百战、训练有素的骑兵团战士们接到命令后,立即投入战斗。在团长曾玉良、政委况玉纯率领下,猛打猛冲,很快突破了敌人第-道防线,打到了清凉江东岸。特务连尤为勇敢,- .直冲到清凉江的西岸清河县油故带。由于联系不好,前后脱节,党政机关没有带出来。敌人马上调集主力部队围拢堵截,向党政机关展开围攻。已冲出包围圈的骑兵团只好折返回来救援。经过-场苦战,特务连连长张兴备在战斗中壮烈牺牲。同时向西突围的部队,也因第二道防线遭到几路敌人的拦截,被迫撤回,形势万分危急。

在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 南面侦察员报告说:“王行杖、刘行杖一带敌人力量薄弱,主力调到西面,只有几百鬼子和部分伪军,是个唯一的突破口。”范参谋长和刘志坚主任听了以后,立即作出决定:全力以赴向南突围。

按照军区领导的全面部署,骑兵团在前面开路,特务团在左翼,七旅二十团在右翼,党政军机关和其他人员在中路跟随骑兵团、特务团突围。另外,骑兵团、特务团、二十一团各留一个连断后,掩护部队干部突围。突围前又提出了三点要求:一,律轻装前进,无法携带的东西,就地安排;二,团结友爱,互相帮助,患难与共;,英勇突围,奋力拼搏。

下午两点多钟,突围开始了。战士们个个摩拳擦掌,决心与敌人拼杀-场。此时,天助我力,3点钟左右,突然狂风大作,黄尘弥天,日寇盘旋扫射的飞机自顾不暇,吼叫前进的坦克也迷失了方向。我军抓住这个天赐良机,奋力向南突围。

当部队冲到王行杖、刘行杖村北时,遇到敌人的第一~道包围 圈。我骑兵团战士犹如猛虎下山,所向披靡,杀得敌人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消灭了日军一个小队。这时特务团和二十一团也在王行仗、刘行杖东西两侧,猛打猛冲,奋力拼搏,打垮敌人几次阻击。当我大队人马越过第道防线, 冲到大辛庄村附近时,又遇到敌人第二道包围圈。日寇调集大批兵力,妄图从第二道包围圈把我军压回去。螳臂当车谈何容易!一大队张牙舞爪的鬼子向我骑兵团猛扑过来。骑兵团战士英勇善战,机智灵活,有计划地退在-一个壕沟里。声口令,战马全部卧倒在地,全团集中12挺机枪,埋伏到沟沿上。待敌人冲到有效射程内,一声令下,12挺机枪同时开火。这当头一棒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乱了阵脚。后面的鬼子看到前面的鬼子-片片倒下去,也向回溃逃。鬼子军官挥舞指挥刀,嘶哑着嗓子哇哇乱叫也压不住阵脚。骑兵团就这样在南面打开了一里多宽的缺口,敌人从多方组织力量企图堵住缺口已来不及了。我骑兵团在前,二十一团、特务团、党政军机关在后,形成了一条势不可当的巨大洪流。结果,将冈村宁次绞尽脑汁、精心设计、由3万多日伪军组成的“铁壁合围”,冲了个七零八落。

我大队人马按照既定计划,向清河县黄金庄方向挺进。在我大队人马冲出后,敌人调集大批坦克部队、摩托车、骑兵将南口紧紧堵住。一时没有冲出的-一些零散部队,干部战士转移到敌人合围最薄弱的河西街,沿运河北堤向南北疏散出去。故城县委和武城县委一 些干部也沿运河大堤转移出去。

傍晚,我部分未冲出去的干部战士伤病员隐藏到霍庄村内。大爷大娘认“儿”认“女”;有的将战士藏在柴禾堆里,水缸里,炕洞里,船底下,地窖里...419日下午,敌人挨家挨户进行搜查。

位干部跑进农民王保忠家里,保忠马上把干部让到屋里。刚说了两句话,鬼子就进了胡同,这位干部怕自己连累群众,马上站起来要走。王保忠立即拦住说:“在这节骨眼上,你可不能去送死。鬼子来了我应付,就说你是我的弟弟。”并嘱咐全家都这么说。话音刚落,一群鬼子端着刺刀闯进家门。拉过保忠的手看-看,又拉过干部的手看了看,两个人的手不一样,保忠的手有服子,干部的手没有强子,就抓住这位干部的脖领子往外拉,嘴里喊着说:“ 你的八路的干活!”保忠夫妇上去阻拦辩解,鬼子拳打脚踢,保忠被打得头破血流,妻子也被打得鼻青脸肿。但他们毫不畏惧,示意女儿前去认叔叔。八岁的小爱爱非常机灵,跑上前去抱住这位干部的腿,又哭又喊:“叔叔, 叔叔,你不能走!”鬼子这才信以为真,翻译官咕噜了几句才算了事。

晚上,保忠立刻将这位干部转移出去。农民孙风臣的南房屋里有一只木船扣在地上。冀南区党校10名学员跑来藏在底下。鬼子进院后,先从北房进行搜查。一个满脸胡子的鬼子上先打了凤臣几个耳光,逼他交出八路军。凤臣哭着说:“ 太君,没有八路。”边说边倒水,边拿出鸡蛋让鬼子吃,想稳住鬼子脚步。狡猾的鬼子搜了北屋又搜西屋,正想进南屋,凤臣灵机-,将北房门旁的鸡窝放开。十来只鸡到处乱跑,鬼子马上跑来抓鸡,凤臣也帮着抓。结果,凤臣用几只鸡,换取了10 名学员的生命。

晚上,他利用鬼子集合的时机迅速将学员们转移出去。就这样,仅有60户人家的霍庄村,掩护了干部战士60余人。

在合围的第三天,群众发现,霍庄村南的麦地里,有一名叫冯赛维的冀南报社的编辑同志身负重伤。农民孙立元、孙凤鳌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悄悄地给他送水送饭。冯赛维鼓励群众说:“老大爷,不要难过,困难是暂时的,前途是光明的,最后胜利是我们的。我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参加战斗。你们赶快把我送走,去找机关。”凤鳌、立元利用晚上时间,将冯赛维同志送往清河县找到了党组织。

“四.二九铁壁合围”以后,根据八路军二九师刘伯承、邓小平同志的指示,为适应形势变化,研究了斗争策略。同时精简机构,变大部队为小部队活动,深人敌后,进行内线作战,运用各种方式方法,继续有效地打击敌人。    

选自《衡水文史资料丛书之五衡水抗日烽火》

                       

「有事请联系站长邮箱:shuuder@qq.com」

赞(0) 打赏
随意赞助一下~

微信扫一扫打赏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0 条评论关于"血染的丰碑 “四·二九”反“扫荡”纪实"

最新评论

    暂无留言哦~~

博客简介

一个出生在故城县,成长在故城县。在河南求学4年后,又回到衡水的1988年出生的青年!热爱家乡,努力学习了解家乡历史,让家乡历史为更多的世人了解!博客文章选自《故城探源》!

精彩评论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 394 篇
  • 草稿数目: 0 篇
  • 分类数目: 5 个
  • 独立页面: 2 个
  • 评论总数: 4 条
  • 链接总数: 6 个
  • 标签总数: 205 个
  • 注册用户: 24 人
  • 访问总量: 8,649,692 次
  • 最近更新: 2022年11月20日
服务热线:
 

 QQ在线交流

 旺旺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