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城县抗日战争——战胜严重困难 巩固抗日根据地1(“四·二九”铁壁合围)

216次阅读

共计 3250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9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战胜严重困难 巩固抗日根据地

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于最困难时期,日寇为巩固其占领区、为支援太平洋战争,对解放区的进攻疯狂到了极点,在华北连续推行了五次所谓“治安强化运动”。到处推行保甲制度、实行大编乡、建立伪组织、步步蚕食。普遍修筑封锁沟、封锁墙、增设据点和碉堡。经常进行扫荡,实行野蛮残忍的“三光政策”,在战术上由分进合击,变为铁壁合围。梦想一举消灭我八路军。

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党领导县游击大队和民兵配合主力兵团,发挥了高度的智慧和英勇果敢的精神,运用各种方式方法,巧妙地打击敌人。有时拔除据点、有时围点打援、有时午夜袭击、有时破击路“强化“清乡”、线,粉碎了敌人的多次“扫荡”、治安运动”

第一节敌人向我抗日根据地疯狂进攻

一九四二年初,故城县的西部和武城县的运西一带,抗日形势发展较好,武城县运西的敌人据点均被我抗日军民拔除。故城县虽还有几个据点,但日伪Z龟缩在据点内也不敢轻举妄动。当时,武城、清河、济南以及南宫的抗日根据地已连成一片,成为冀南区较大的一块根据地。冀南区党政军领导机关大部分武装力量都活动在这一带。 我抗日军民可以公开集会、演戏、运用各种不同形式开展抗日宣传活动这时,日寇为进一步推行“治安强化”运动,集中了在华兵力的百分之六十三,以及伪军的全部。以“分进合击”的战术,疯狂地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连续扫荡围剿,实行残酷的“三光”政策,但在我抗日军民的英勇反击下却屡遭失败。为挽回败局,日寇改变了战术,将“分进合击”交为“铁壁合围,对我抗日根据地的扫荡围剿更加疯狂残酷。

四月二十九日( 农历三月十五日 ) 日本侵略军华北最高司令官冈村宁次亲自指挥由石家庄、德州、济南、邢台一带纠集的四十一师团,独立第一、 七、八、九等混成旅团鬼子步骑兵一万多人,伪军两万多人,在飞机、大炮、坦克掩护下,向故城南部、武城运西抗日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我方领导机关和部队有:冀南区党委,冀南行署、冀。当时在运西驻地南军区、八路军七旅直属部队、十九团、二十团、二十一团、警卫团、一二九师骑兵团;冀南区党委下属的党校、干校、轮训队和两个文工团( 一个属行署、一个属军区 )共计七千余人。被包围在圈内的还有故城、他府机关和武城县警击长队以及或翼南区变、东、武城两个县的县委开会的十几个县的 党政军主要负责同志。

”这次“合围”,敌人的部署是,思县、武城的日伪军针锁着卫运河上的 武城大桥口,夏津的日情军最机警爱口驿一带;清河的 日伪军封锁着武城远古的西南界,寒强的日伪军封锁着放城县的西都边界。目军主力四十一师团及独立一、七、八、九等混成熊团一方多人从德州到王瞳、青兰一线由北向南拉网式包第,上有飞机、下有大炮坦克配合,形成一个严密的包围圈。二十九日黎明( 五点钟),当敌人推进到郑口、长林、白佛寺一线时, 我冀南区党政军领导对敌情才引起重视,错误判断敌人是一般扫荡,驻饶阳店一带村庄的机关部队开始由北向南转移。故城县抗日游击大队在大队副冉义林、副政委崔志强、基千队指导员刘永安的 带领下,从西牟村 向北转移到饮马河,就地隐蔽起来,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日伪军主力推进到赵行、元兰屯、饶阳店一线时,便由班纵队变为一字形持枪列队前进,包围圈的阵式拉开,合围已比较明显。但这时我党政军领导机关及大都队还没有识破敌人的阴谋诡计。

故城县抗日战争——战胜严重困难 巩固抗日根据地1(“四·二九”铁壁合围)

中午,我党政军大队人马转移到何刘屯、霍庄、十二里庄、西里屯一带时,从东面、南面、西面都发现敌情,才开始原地整顿队伍,召开紧急会议准备突围。下午一点钟左右,四面八方的 日伪军蜂拥而来,一齐向我党政军机关开火发起总攻。这时,我指挥机关下令向南突围,经过顽强战斗突围不成,下 午二时,我党政机关在骑兵团掩护下又经过浴血奋战,全力拼杀,从西北面冲出重围,向临清方向转移,但一部分非战斗人员,因缺乏武器和战斗经验,多次突围未成。正在十分危急的时刻,突然狂风大作,刮得天昏地暗,对面看不见人,伸手不见五指,我大部分非战斗人员乘机突出重围。有部分干部伤病 员被包围在霍庄遭敌杀害。在与敌 人激战中我党政军民五百多名同志英勇牺牲慷慨就义。从此,故、武两县的抗日形势又急剧恶化。

“四·二九”铁壁合围前夕,四月二十八日,故城县委在饮马河开会,参加会议的有县委书记郭孔、组织部长梁再生、宣传部长管宁、抗联主任辛甫、县长石大洲、武装科长黄世忠,还有县总务科长胡敏,四区区长刘践,以及通讯员等工作人员。这天新七旅旅部驻在南岭踪。下午,县委得到情报,敌 人要来饮马河一带扫荡。当时,由于缺乏对敌 “铁壁合围”新战术的认识,凭过去反扫荡的老经验认为新七旅武装力量强,靠近大树好乘凉,贴近大部队是最安全的,便尾随新七旅部队转移到长林,后 又到李官屯宿营。第二天(四月二十九日)拂晓,日伪军包围上来了,这时县委全体人员便随军南撤。当部队撤到武城县的何刘屯、十二里庄时,旅长易良品召集旅部及直属单位领导干部开会,故城县委人员都列席了这次会议,会议时间很短,中心内容是研究如何冲出 敌 人 包围圈,针对当前局势决定各团分散行动,独立作战。散会后,县委人员随骑兵团向北冲,因敌人火力太猛未冲出,随后又往南冲,仍未冲出。这样反复 冲 杀 几次,均未奏效 。下午日伪军向我军发起总攻,队伍被打散。县委的同志们被迫单独英勇突围。县长石大洲在被敌人重重包围,无法冲出的情况下,忽然看到脚下被敌人杀害的数具尸体正流鲜血。他灵机一动,捧起血来,向自己脸上抹了两把,趴在两具尸体中间,随即将两具尸体往自己身边拉了一下盖在身 上。 刹时,敌人端着刺刀冲到跟前,鬼子挨个把尸体踢了几脚。突然发现石县长还有气,凶狠的鬼子一只脚踏在石县长身上,猛力向脖颈部刺了几刀,但没有刺到动脉血管上,鬼子认为石县长已死,便急忙向前跑去。深夜,石县长苏醒过来,在当地群众帮助下,护送到政府驻地。武装科长黄世忠在突围中腿部被敌人的炮弹炸伤,他忍受疼痛,步行一夜,回到老根据地前土营。抗联主任辛甫在十二里庄被捕,被敌人 关 押 两天,第三天他利用给敌人挑水的机会逃出虎口,几经周折回到故城。县委书记郭孔随部队在河西街的北面向东突围,因东面是运河敌人兵力薄弱,突围比较顺利。突围后渡过运河,从运东绕道转回故城。其他同志也先后回到故城驻地。

故城县抗日战争——战胜严重困难 巩固抗日根据地1(“四·二九”铁壁合围)

四月二十九号,武城县委书记冯洗尘、县委委员魏章、王中、王刚等和十几名县委机关工作人员住在西里屯。将近中午时看见我冀南区党政军的大队人马向南转移。经了解得知是敌人对我进行扫荡,县委人员也就随部队一块转移,当到达十二里庄附近时,遭到敌机扫射,队伍被打乱。 这时,县委的几个同志商量后,决定县委全体人员分散隐蔽在东冯王庄。在抗日群众的掩护下,安全脱险。

同日,武城县政府正在李儒林召开各区区长及有关人员会议,传达地委精兵简政的会议精神,县长戚夯发现敌情后,立即决定全体人员马上分两路转移。一路是县政府秘书赵墨轩、公安局长梁振芝带公安队二十多人向南转移,当到达河西街时,遇到日伪军的包围,梁振芝及公安队员英勇还击,边打 西撒退。在撤退中,赵墨轩因对河西街地形熟悉(曾在河西街完小教书多年 >找到有利地形,便隐蔽下来,在当地老百姓的掩护下安全脱险。 梁振芝带领公安人员当撤到何刘屯时,又被敌人包围,终因寡不敌众,大部牺牲。公安局长梁振芝负伤后,躲藏在田间一间小屋里,当鬼子进屋搜查时,他开枪打死三个鬼子,敌人气急败坏,将他带到霍庄杀害,又用秸把尸体烧掉,最后只剩下了一个皮带钳子和钢笔上的铜帽。路是戚县长带领与会人员向东转移,在董洪屯继续把会开完,各区长当即分徽回了各区,戚县长在甲马营渡过运河,跳出了包围圈。武城县抗日游击大队被围后,由副政委王亚林、副大队长张宝山、特派员刘振亚带领,在辛提、毛店一带与日伪军几经周旋,也突出重围。

“四·二九”铁壁合围,是日寇对我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的一次空前残酷的大围剿,从表面上看,革命力量虽遭到一定的损失,但我抗日军民通过顽强的反合围斗争,进一步认清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狰狞面目和外强中干的反动本质,更加增强了抗日必 胜 的 信念。

——选自《中共故城县党史1937-1949》

作图:本站站长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