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城县抗日战争——坚持敌后斗争保卫和发展抗日根据地1

88次阅读

共计 1515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4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这段的斗争是错综复杂、尖锐激烈的,既有和国民党顽军的磨擦斗争,又有与日军伪军的敌我斗争,还有和汉奸土匪特务的斗争。

一九三九年三月,国民党胡和道部携县长 王镜如,乘故城县混乱之机,又窜回故城县,不事抗日专和我党我军搞磨擦活动。五、六月份,国民党石友三部的一八一师也经常到枣强、故城、武城一带活动。这时胡和道为了排除异己,将国民党县长王 撒掉,又换成了朱凝志。

在这期间,故城、郑口镇相继建立了日伪维持会和汉奸政权。故城县境内一时出现了三足鼎立,三种政权同时并存的复杂局面。因这时日寇没有把主要力量放在华北,所以,故城县的广大农村,除故城县城关及郑口镇相继设置了据点外,其它集镇都还没有被日寇占领。我们斗争的目标仍然是和胡和道争夺故城县的领导权问题。斗争是尖锐的、复杂的,县长胡子寿曾被胡和道扣押、毒打。其它工作人员也经常被扣留遭迫害和刁难。为此,县妇女干部李菊曾到冀南行署向杨秀锋主任反映情况,要求上级认真解决。

胡和道部横征暴敛、敲诈勒索、贩买毒品、为非做歹、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罪恶行为,激起了全县人民群众的愤慨,在党的领导下,掀起了全民控诉胡和道的活动。一是推选王印芳、鲁恒仁为代表,到冀南行署主任杨秀锋处再次告状;二是利用国民党的内部矛盾,发动梧茂、响沟等十几个村庄的群众,联名上书国民党河北省政府主席鹿钟麟,要求惩办胡和道,为民除害。 胡本来就不是鹿的嫡系,鹿早就有意革除他。于是便借为民伸冤之机,派石友三重兵包围了胡的驻地召村、岭踪、崔庄一带,将胡生擒,并将胡的部下六百余人收编为石友三部。

一九三九年,国民党在全国各地发动反共高潮,并在华北各地屠杀共产党员和抗日人员,对八路军经常进行各种挑衅和袭击活动。我们党被迫进行反磨擦斗争,对国民党进行了自卫反击。一九四O年二月,故城县委,根据故城人民的要求及上级党组 织的决定,组织游击队和当地群众,在八路军东进纵队一支队的配合下,将国民党县、区政府、保安团等反动地方政权和武装全部摧垮。二月八日晚于四区崔庄将国民党县长朱凝志处死。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从此故城县国民党县政府即被消灭。那些追随国民党的地方人士,除少数投靠敌人外,其余大都消声匿迹。

同时,为了反击国民党的进攻,我党在华北地区发起讨逆战役。当时我们的口号是: 驱鹿( 钟麟 ) 拒庞( 炳勋 )消灭石友三。九日开始讨伐驻冀南地区的国民党部队石友三,驻冀中地区的张荫梧,晋东南的朱怀冰及所谓河北省主席鹿钟麟。国民党军队在我打击下纷纷向南溃逃,驻故城县与武城县境内的国民党军队石友三残部也被赶到河南的濮阳、清丰一带。从此以后,结束了与国民党顽固派在故城县境内的磨擦斗争,为抗日根据地的开辟创造了条件。

日寇为了实现吞并中国、消灭我抗日游击队的野心,到处修碉堡安据点。一九三八年至一九四一年,先后在故城县安下了故城、郑口、北瘴鹿、东辛庄、白佛寺、夏庄、三朗、董故庄( 现属景县 )、饮马河、小马坊、小屯、青罕、大坛村、赵长林、红庙、陈田村、京村等据点。在武城县运西先后安下了河西街、武官寨、十二里庄、饶阳店、刘堂、西里屯、五房头、双家屯、车庄、温庄、董洪屯、黄草洼、香炉坡等碉堡与据点。真是碉堡如林、公路如网,这就是敌人实行的所谓.“囚笼”战术。敌人对我根据地还实行了惨绝人寰的“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使我抗日军民处于极端困难的境地。但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军民,并没有被敌人的嚣张气焰所吓倒。县抗日武装力量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迅速发展起来。故城县游击队由创建初期的二十多人到一九四一年已发展到二百多人。武城县游击队由创建初期的三人,到一九四一年发展到三百多人。在民族战争中主动袭扰敌人,打击敌人,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正文完